top of page

跨代暴力也可以很科學-淺談腦神經科學的觀點

已更新:2023年4月11日



要從腦神經科學說跨代暴力,便要從壓力說起。兒童(神經系統)對壓力的反應可分為三種:

1. 「正向壓力」(Positive Stress) 是兒童視挑戰為可處理的壓力,對於成長發展有所幫助,例如學習跟不同的人建立社交關係、參與團體比賽等。


2. 「可忍受壓力」(Tolerable Stress) 是兒童面對困難或痛苦的事情時,因有可信任的人支持,而能調適的壓力,例如目睹意外、父母離異等。


3. 「有害壓力」(Toxic Stress) 是兒童因在長期缺乏成年人的支持下,承受令神經系統過度、頻繁受刺激的壓力,典型的例子是家庭暴力、疏忽照顧、父母患有精神病等。(延伸閱讀:童年逆境經驗[ACE])



「有害壓力」與 腦部、神經系統的發展

根據美國醫生Dr. Vincent Felitti (2002)的研究童年逆境經驗(ACE)對成人的身心健康的發展有著顯著的負面影響,他發現ACE指數愈高的人,於成人階段的健康狀況越不佳,亦愈有機會導致慢性疾病、危害健康行為。往後更多的研究更指出,童年逆境經驗會影響兒童的身體及腦部發育,當中的關鍵元兇,便是「有害壓力」(下簡稱壓力) 的存在。



淺談神經系統

首先,人類的壓力系統有幫助個人應對危機的重要功能,當個人判斷環境為危險時,交感神經系統(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 [SNS])便會作出反應,讓身體自動選擇「戰鬥或逃跑」(Fight-or-Flight)的應對策略,屆時身體會處於心跳加快、呼吸急促、肌肉張力增加等的焦慮狀態。但當危險解除時,副交感神經系統(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[PNS])便會啟動,讓心跳、呼吸放慢,令身體放鬆過來;或在極端壓力下,切入背側迷走神經(Dorsal Vagal),啓動「凍結」(Freeze)反應,讓身體活動幾乎停止下來,通常導致無助、漠然等的低落情緒。


試想像,當個人自童年時長期遭受童年逆境經驗(ACE)的侵擾,須時刻保持對危險的警覺性,這些壓力會反覆地刺激上述的神經系統,甚至令副交感神經系統 (PNS) 失去調適作用,而交感神經系統 (SNS) 或背側迷走神經(Dorsal Vagal)則長期處於激活的狀態。這會令個人感到身心耗損,危害生理及精神健康;更令個人於生活環境、人際關係的變化和互動中,經常不由自主地啟動「戰鬥-逃跑-凍結」反應,提升成年後使用暴力(perpetration)或忍受暴力(victimization)的可能。


淺談腦部發展

為了適應高壓的環境,承受著童年逆境經驗的兒童在腦部結構上亦會出現調整和變化。人類的腦部有五個區域與壓力反應息息相關,它們分別是:


1. 杏仁核 (Amygdala) -「恐懼中心」(Fear Center),功能是判斷當前的環境、事件或人有沒有危險性,就像一個「煙霧探測器」。當察覺到威脅時,杏仁核會開始抑制上層腦的功能,包括理性思考和情緒調節,並激活交感神經系統 (SNS),以隨時啟動「戰鬥或逃跑」反應。研究指出,長時處於壓力會使杏仁體過度激活,導致其神經連接及容量發展異常,阻礙個人對焦慮及恐懼情緒的處理。


2. 海馬體 (Hippocampus) -「記憶中心」(Memory Center),是負責儲存記憶及提取記憶的重要結構。長期受壓會令海馬體變得不夠活躍,容量也會減少,損害記憶及學習能力。此外,海馬體亦負責提供記憶資訊予杏仁核作危險判斷,受損的海馬體可能會提供錯誤資訊,令杏仁核經常「誤鳴」,造成壓力調節的困難。


3. 島葉 (Insula) -「內感受中心」(Interoception Center),功能是察覺及連接身體內部的感觀資訊,例如肚餓、温暖等。其功用的另一表現是察覺身體的情緒反應,從而協助辯別及調節情緒。觀察受壓力影響的大腦,會發現島葉有過度激活或不夠活躍的情況,導致容易情緒爆發或情緒冷感


4. 前額葉皮質 (Prefrontal Cortex) -「思考中心」(Thinking Center),負責上層腦的功能,包括理性思考、計劃決策、情緒調節、自我覺察、發展同理心及社交智能等等。有研究顯示,長期處於壓力的環境,會令前額葉皮質的容量下降,損害清晰思考、掌控情緒、社交聯繫等能力。


5. 前扣帶皮層 (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) -「自我調節中心」(Self-Regulation Center),負責檢測錯誤、解決衝突、調節情緒及想法等功能;能聯同前額葉皮質 (思考中心) 安撫杏仁核 (恐懼中心) 的激活,協調交感神經系統 (SNS) 及副交感神經系統 (PNS) 的功能。受壓力損害的前扣帶皮層會變得不夠活躍,抑制情緒調節及彈性思維等功能,對行為決定產生負面影響。


基於腦神經科學的觀點,童年逆境經驗(例如:家庭暴力)令兒童在成長過程中飽受有害壓力,除了增加神經系統功能的負荷,對腦部的發育亦會產生各種不良的影響,損害情緒管理、自我覺察、換位思考、理性分析等能力。當兒童成年後,由於這些能力的缺失,於親密關係或親子關係中使用暴力的潛在風險亦會有所增加,造就跨代暴力的循環



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© 2023 和諧之家


294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